昆蟲老師吳沁婕 台大昆蟲系畢業,20129月出版《我的過動人生》

她從小就與眾不同,無法遵守常規、東西亂到滿出來,母親包容她的不同,姨丈指引她的未來,二十歲她才知道自己是個過動兒,意外的,這個「缺陷」也帶她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人生道路。

吳沁婕老師從小在學校,座位附近物品雜亂,坐姿歪一邊,腳會絆倒別人,即使穿裙子也會腳開開的很自在。吳老師的媽媽說她常忘東忘西,沒有時間觀念,作業忘記帶回家又忘記帶去學校,整理房間就是把東西從這個桌子移到那個桌子,或者直接從床上推下去。當時的老師問她:「你身上有長蟲嗎?」 那時沒有「過動兒」的名詞,大家都以為她只是好動。吳媽媽是小學美術老師, 總是會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的萬能媽媽,認為常規是只要要求自己就可以做得到,怎麼可能這麼認真教,而她卻離正常標準那麼遠?曾經被她媽媽打到,打到站不穩一直哭。 那次之後,知道即使打死她,她還是這樣子,吳媽媽慢慢地開始釋懷。 爾後遇到了很多讓她媽媽想一頭撞死的狀況,都是由姨丈來開導。姨丈是師大特教系復健諮商所所長王華沛。吳老師年幼時常跟著姨丈去自閉症中心當義工,接觸很多特別的孩子。姨丈都是用正向語氣跟態度介紹他們,所以這些專有名詞對她來說一直都是正向的標籤。當她的媽媽氣她為什麼東西都不收,姨丈會說:「能解決問題的辦法才叫好方法。」她的媽媽慢慢調整標準,不再要求她跟其他人一樣。

過動讓吳老師求學跌跌撞撞,在高三那年發現台大昆蟲系居然不考她弱掉的物理,還加重她最愛的化學跟生物,以後還可以完成夢想當昆蟲解說員,動機全來了,發憤讀書,差一分上台大昆蟲。後來,她先考進台大農業推廣系再轉系,但是經常蹺課,大一結束差點被二一。 姨丈看著她的成績單,建議她去找林口長庚兒童心智科的醫師吳佑佑,因為姨丈認為她可能有「注意力缺失症候群」。她把從小的問題一五一十講給醫師聽,第一次有人聽她說所有問題還笑笑的說都懂,好像她的每一個缺點都是標準答案,好像一切都有了原因。大學過程中吳老師費了一番苦心轉進昆蟲系。大四因緣際會下到龍安國小上昆蟲課,過程中小朋友被逗得好開心,好有成就感。她從小就知道,小孩上課喜歡聽什麼、不喜歡聽什麼,因為她討厭無聊的事情,這也成為她上課的特殊能力,不論介紹什麼,她都可以找到吸引大家的方式。

 過動中的Hhyper)長大後帶給吳老師很多正面的影響,她對喜歡的事情會拚命去做,活力比別人強很多。《我的過動人生》出書後她到處分享演講,她在台上講得很開心,台下的家長卻熱淚盈眶的看著她,才知道「過動」這兩個字對家長來說是多大的陰影。 其實挫折是來自於對自己的不了解,而不是缺陷本身,如果我們可以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一切會輕鬆許多。

(出處 親子天下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