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動畫電影《聲之形》描述就讀小學的石田將也是班上的風雲人物,個性活潑的他總愛跟同學打鬧在一起,有天班上來了一名轉學生西宮硝子,天生有聽覺障礙的她,只能用筆談和手語與同學交流,一開始大家還願意配合,時間久了之後卻漸漸覺得麻煩,也開始排擠或捉弄她,慢慢演變為集體的霸凌。而喜歡惡作劇的將也,多次把硝子的助聽器扔掉或弄壞,硝子的母親一狀告上學校後,老師公開指出將也硝子的霸凌行徑,從此立場對調,霸凌別人的將也反而成了全民公敵,變成被霸凌的對象,「惡霸」的標籤一直跟著將也從小學、國中到升上高中,始終無法脫離這片泥淖的他,開始有了輕生的念頭。他找到了硝子常去的手語教室,打算在死之前將小學時的筆記本還給她,並誠心向她道歉,然而,他們兩人的相遇卻悄悄地改變了彼此的命運……

    霸凌存在於各種年齡層,只要一個小孩,稍微跟別人不同,胖一點、笨一點、醜一點、慢一點、聰明一點、好心一點、善良一點,都可能成為被欺負的對象,更別說是有著顯著生理障礙或心理障礙的學生了,很多有狀況的學生,每天去學校就是一場又一場的苦難與折磨,就像是西宮硝子一般,一下子是東西不見,一下子是被故意絆倒,一下子是語帶嘲諷,一下子是被破壞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人際關係。在這場歷程之中,霸凌的源頭,都是從小惡開始,接著引來整群人無限制、無差別的欺負與惡意,若有人想從中阻撓,這樣的小天使也會成為被霸凌的對象,像是電影中的佐原美世子就是被牽連的對象,最後連自己也承受不住,只好一直缺席無法上學。電影中將被霸凌者的狀態描述的非常細膩清楚,輕者失去自信、對自己負面評價,重者身陷憂鬱情緒之中,不是逃學休學,就是自傷自殘,最後甚至可能走上自殺一途,這樣的情境,任誰都很難防範,雖然說危機就是轉機,但活生生地,現實往往不會像電影這麼幸運,很多被霸凌者通常就這樣告別了人世,一去不回。

    另外,影片中不只討論了霸凌的問題,還深刻地描繪特殊生因為「回歸主流」這個特教政策被安置在普通班上課所產生的巨大困境。若任教老師沒有針對特殊生給予個別的協助,全部都用一般生的教學方法,可以想見這些特別的學生會因為這樣一視同仁的待遇,而面臨各種學習落差,導致各式各樣「笨拙」、「落後」的窘境。雖然回歸主流在理念上是善意的,目的是希望特殊生可以慢慢適應一般社會,最後可以獨立生活,而普通生也會因為這樣的相處經驗,讓他們知道社會上就是有各種不同狀況的人,一般人應該學會怎麼理解他們、協助他們,讓他們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健全、開明的社會中生活,而不是採取排擠、抵制、隔離的措施,這樣的政策背後,其實需要全體老師、同學、家長的支持與配合。目前在台灣仍舊施行回歸主流政策,但很不幸地,部分極端的老師及家長,仍無法接受,覺得會增加普通班學生的負擔,認為還是採取隔離的特教班方式比較好,但矇住自己的雙眼,並不代表這群人不存在,種族、障礙、多元性別都是我們必須面對的議題。

    「我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顏色,但可能每個人都是多彩繽紛的吧!」這句台詞點出了傳統觀念僵化的問題。不論外型、膚色、社經地位、有無障礙、性別氣質,如果社會能夠擁抱多元價值,不再處處規訓人們只能成為某種刻板的樣貌,或許就能減少許多霸凌者與被霸凌者吧。

參考出處:臨床心理師林希陶 暗香浮動月黃昏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