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 26, 2013

正視青少年親密關係的需求-協助孩子在關係中自我成長

正視青少年親密關係的需求-協助孩子在關係中自我成作者:瑪達拉.達努巴克(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資料來源: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55     「家長為了女兒的未來,決定要拆散小情侶,要女兒在國三畢業前兩個月轉學,不讓孩子再接觸男友的生活圈……」     「家長發現女兒有交往的對象,對象還是一個中輟生,氣急敗壞的要來學校討個公道,為什麼老師都不知道小孩在談戀愛?也沒有跟家長說呢?」 

    「國中生應不應該談戀愛?」這題目曾在十年前是一個很紅的班會討論題目,訓育組提供這個題目作為班會討論題綱,不外是希望讓國中生不要太早談戀愛。在氣氛嚴肅的班會中,青少年也都可以如師長們所願,學生大多的意見一面倒地認為國中生不該談戀愛,但真實的情況是這樣嗎?事實上,兩小無猜的愛情在國中校園司空見慣。面對國中學生戀愛普遍的情況,我們可以怎麼做呢?怎麼樣才能讓孩子表達出真實的需求呢?又如何從教育輔導的角度來幫助孩子們呢?

傾聽青少年對親密關係的想法    國三的國昌(化名),說不上是學校的問題人物,但他沈著的眼神加上老練的人際手腕,讓很多調皮搗蛋的男生臣服於他,算是領導級的人物。從國二那年開始,就跟全年級第一名的女同學玉珍(化名)談戀愛。有一次在二樓的中廊看見他們兩人手輕輕的拉著,我就靠過去輕輕的在他們兩人旁邊問:「你們兩個在一起嗎?」國昌防衛性的沒有看我,玉珍微笑回應,並沒有直接告訴我答案。國昌的導師轉介至輔導室,希望輔導老師可以幫忙輔導國昌,減少他的暴力衝動及打架衝突。我接案後,利用各種機會接近國昌,我不直接跟他討論導師轉介的主要問題,透過班級輔導的機會讓他知道我對青少年談戀愛的立場,適時表達我對他的關心,讓他慢慢卸下心防。    國昌是阿公一人撫養長大的小孩,爸爸在外工作很少回來,爸媽在國昌年幼時就離異了,他從小得要靠自己長大,所以才有疏離又孤立的特質。在我跟國昌建立關係之後,我慢慢地了解他,知道他對於玉珍身世的疼惜,兩人是出於惺惺相惜而結合。有機會,我也會跟他們兩人一起聊天,只要一談到老師們都私下建議玉珍分手,國昌整個臉就變了。我跟國昌聊了幾次,讓他可以把心中受到的委屈與憤怒談出來,國昌的衝動暴力行為慢慢地減少了。    全校老師大多知道他們兩人在談戀愛,看在玉珍是全校第一名的份上,沒有讓這件事很快地就用訓導處一貫的作法「找家長來」處理,但不時聽聞「癩蛤蟆想吃天鵝肉」類似的評論。升上國中三年級的某一天,玉珍的導師跑來找我。「你知道玉珍跟國昌的事嗎?因為家長找到學校來興師問罪了,剛剛在校長室處理,他們兩人的情緒都很不穩定,你能不能幫忙……?    原來是玉珍的養母擔心兩人談戀愛會影響到玉珍的未來:「如果有什麼差錯,我怎麼對得起她的親生母親?」他們認為國昌一臉屌兒啷噹的樣子,「哪裡配得上玉珍?」。    我到了校長室看到國昌,我看到他緊緊握著拳頭。我心想:「這個時候應該不要讓國昌在場。」於是我提議帶國昌離開現場到別的地方談。到了諮商室之後,國昌仍然擔心玉珍:「老師,妳去幫我看她有沒有在哭啦!」但同時我也看到他的進步,這麼大的事件他居然沒有衝動暴力的行為發生。    在心理學上有一個阻抗理論(reactance theory)的假說,當人們的自由受到限制時,會產生負向的情緒,若反其道而行便可以消減負向情緒。例如:情侶戀愛的自由受到阻礙越多,雙方就會因為受到威脅而感到憤怒,而越是珍惜彼此,感情發展得更迅速。發生在青少年的愛情受阻的情況,亦被稱之為「茱麗葉與羅密歐效應」,引發負向的效應可能令人無法預料;相反地,若青少年得到支持,反而可以讓當事者有更多選擇自由而能理性的處理關係。    此事之後,兩人的戀情轉明為暗。表面上國昌答應導師及家長,不再跟玉珍來往,但兩人反而變得更緊密。我花了更多的時間與力氣,才又重新恢復兩人對我的信任。在國三畢業前,我成為他們兩人情感的協談者,他們也在過程中學習怎麼樣面對父母親的反對以及對關係角色的拿捏,看到自己的無理要求如何地把自己的期待投射在對方身上,再一起面對畢業後要分別就讀不同學校的焦慮,再學習懂得祝福對方,懂得給對方更多的空間。高中三年,國昌讓玉珍專心於課業,為了讓玉珍放心,自己也不再與朋友鬼混,玉珍後來也考上國立大學。國昌很遺憾自己「只」考取了私立大學,當時還回來學校找我諮詢,經過思考,他決定重考,好讓玉珍的父母可以放心讓她跟他在一起,後來也考上了國立大學。這些學習都是在他們一同面對困境的歷程中發生,即使最後他們決定分手,也彼此相伴走過了這一段人生路。    後來,有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火車上巧遇國昌,他那時已經是個20幾歲的職業軍人了。他主動跟我提到這一段故事,分手後雖然沒有太多的遺憾,但還是會覺得當時學校很多老師的反對,真的對他們造成很大的負面影響。我問:「你回想起來,當時老師還可以怎麼樣幫忙你們?」,「我們那時候真的沒什麼,當時真的很氣很多老師都站在反對的那一邊,我好幾次跟玉珍說算了,但是她情緒真的很不好,如果我那時候離開她,可能會影響到她的功課。即使老師你那麼支持我們,但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校長跟導師的態度。」一聲輕嘆,我們真的該好好聽聽孩子們的想法。壓抑反對,不如教育輔導    女人要從一而忠,跟著一個男人就要死心塌地……。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男人花心本來就應該,但是女人只要有男朋友,就不可再跟別的男人往來。否則,就是……。    女追男雖然俗語說是隔層紗,但女生主動告白,會被男生看不起……。     孩子對於愛情存有許多既定的刻板印象,這些錯誤的迷思是怎麼來的呢?    我們可以回想,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是否就已經聽過〈白雪公主〉或〈灰姑娘〉等愛情童話故事呢?我們其實從來不避諱要介紹這世間的愛情故事給孩子,姑且不論這些故事背後隱含著性別刻板印象,我們其實也暗自期待著他們未來也能有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孩子們也私自幻想未來的親密伴侶長得什麼模樣?但是,當孩子哭著說:「我最討厭○○了,因為他(她)都不理我?」、「我好像愛上○○了,我該怎麼辦?」我們是怎樣回應的呢?我們有這個心理準備了嗎?無所不在的電視八點檔、偶像劇愛情氛圍,加上頻繁告誡不可以過早談戀愛的耳提面命,盤據在孩子內心世界裡的,是這種錯綜複雜又矛盾的情感價值。所以,孩子得要一面處理自己對於親密關係的需求,一面又要處理社會對於青少年親密關係的恐懼與壓抑。    以性別平等教育的課程發展策略來看,在孩子還沒有發展親密關係之前,我們所做的情感教育,可以視為一級輔導預防的課程;但對於正在或已經進入親密關係的孩子來說,情感教育正可以是重要的二級輔導。青少年透過親密關係的發展重新認識自我,身為教育輔導人員可以作為陪伴者,取得信任關係後從旁給予支持與諮詢。當然,孩子談戀愛無非是為了要滿足情感需求,但有時會伴隨著不合理的期待,比如說:反抗權威、逃避家庭疏離、炫耀、自我概念低落等,這些正可以在關係中探討,也就是說,接納孩子的戀愛發展,才能協助孩子處理背後真正的核心課題。另外,包括身體界線、關係中的性行為協商等性教育課題,孩子們也都需要跟老師討論,讓孩子們有更多知識與技能,能為自己的親密關係負責任。若孩子一開始就被我們拒於千里之外,孩子的愛情轉明為暗,我們能介入協助的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了。    導師也可覺察自己對於青少年談戀愛的態度與立場,若遇到困惑難題可以多跟同儕諮詢學生談戀愛的處理方式,也可尋求輔導室協助召開個案會議,討論在班級經營、個別輔導及家長應對的策略。班級可討論規範公開親暱動作、上課該注意的禮節,或留意公開與隱私空間的界線等等議題。有些導師會因為焦慮家長對學校提出指控,而在第一時間未經評估就把學生談戀愛的事通知家長,導致親子衝突,導師跟學生的關係也可能因此破裂,在處理上不得不謹慎。親師合作,協助青少年親密關係的學習    除却因涉及法律必要聯絡監護人之情況以外,若在個案處理上輔導人員評估須進入家庭系統工作需要家長的協助,我們可以先進行初步的評估,包括家長對於孩子談戀愛的看法及態度、家長是否具有良好的支持功能、施暴顧慮與否等等,若家長能為孩子成長的正向資源,才能確保與家長共同合作確實對學生有益。以預防發展性的輔導策略來看,學校若能在平時即加強親師對於青少年親密關係的相關知能,便可在減少親師面對青少年談戀愛的焦慮。學校除了可為家長辦理「青少年親密關係」的主題講座、辦理家長讀書會或成長團體,介紹青少年親密關係心理需求的相關知能之外,親師在溝通時即可針對戀愛議題交換意見。在與家長互動的過程中,我發現家長會耽憂孩子過早談戀愛,可能是擔心學生課業受到影響而退步,或者擔心孩子過早發展對性的探索,這些擔心都會在有信任氛圍的團體討論過程中有機會紓發。在活動中,請家長回顧自己的戀愛經驗,對照自己的經驗也能減少對學生談戀愛的焦慮。當然,在世代文化變遷下現今青少年產生了不同的愛情觀,但發展出理解青少年愛情看法的差異觀點,能讓家長能夠不單單只是孩子的規範者,也能成為孩子成長的支持者與諮詢對象。家長難免對性議題感到焦慮,導師也可透過平時聯絡時同理家長情緒,並提供性議題諮詢的資源。    當然,有些家長沒辦法接納孩子在青少年時期談戀愛,甚至有性行為的發生,多數家長在孩子兩情相悅的「兩小無猜」性行為事實曝光之後會出現焦慮、憤怒的情緒,甚至企圖以司法途徑解決,未必對孩子身心發展有益。輔導老師可邀請家長與孩子一同進入輔導會談,協助家長正面表達關懷與接納的態度,以增加孩子與家庭之間的正向連結。在輔導協談過程中,可給予家長心理支持,家長情緒的穩定與否也是關係能否修復的關鍵。支持家長對孩子的關心,但也邀請家長支持孩子:「其實,你們是很關心孩子的。」、「現在,我們應該一起來想想,怎樣回應對孩子最好。」、「孩子現在遇到很大的難題,家人是他(她)現在唯一的寄託,我們當然會生氣孩子沒有照我們的期望在發展,但除了我們,還有誰能站在他(她)這一邊呢?」與其擔心發生過早的性行為,不如了解青少年內在的心理需求,引導他(她)做對自己更好的選擇。讓孩子在關係中練習成長    回到國昌與玉珍的故事,玉珍為了要逃避疏離的繼養家庭氛圍,而強烈的與國昌相繫在一起,從外人的觀點來看,會覺得玉珍的家庭應當給足了她溫暖,她怎麼會覺得受到忽略了呢?但孩子主觀認為那是因為她的成績好,如果她的成績不好,養父母還會那麼的關心她嗎?的確,從我輔導經驗中發現,很多國中開始談戀愛的孩子誤以為可以透過愛情逃離開家,但在關係的互動模式並沒有改變之前,只是不斷重覆錯誤而已。所以,「如果我不……,我就不值得愛了」,這是要協助玉珍覺察到的核心課題。我們不能因為孩子愛情觀不成熟,就阻止孩子談戀愛;身為教育輔導人員,我們的角色是要去支持孩子的成長。    養成成熟的愛情觀,需要有練習的機會,在嘗試錯誤中練習並成長,正在發展親密關係的過程中,孩子會有機會去練習如何處理與另一個人的關係,還有可能重新理解父母婚姻破裂或家庭衝突的原因。每一個孩子談戀愛的時間不一定,但「愛情來了」原本就是青少年心理發展的重要任務之一,也許青澀的愛情不是太成熟,但誰又不是從最愚蠢的兩小無猜開始探索人生的情路呢?這可是一輩子的功課呢!青少年的親密關係不是問題,而是需求,協助孩子在關係中成長,才能建立正向的愛情觀。


引用URL

http://163.30.125.8/blog/trackback.php?id=4019
回應文章